# 20:00点后加20元,纯手工活,嫌贵勿扰!

百信广场上不可能只摆着一把锁

15分钟速达,解你燃眉之急 :-)

在企业改革中第一轮就裁下来了。七声,是不是这样?”
郭七声尴尬地苦笑,说:“承蒙裴科表扬,鄙人就这乌样儿。怎
么着,你讲东讲西,扯三扯四,是不是不想收这个徒弟呀?”
裴金森道:“没错,我现在非常忙,根本没时间教徒弟:而且,
眼下已经有了—个徒弟,这—个恐怕我都教不好,因为我时间实在太
紧。再说,我教出的徒弟必须能够开得了百信广场的那把牛奔锁,而
牛奔锁厂只设了—个奖,只有—个一百八十万。如果我教出两个徒弟
去开锁,不是让我的徒弟打架争斗吗?不是我小看徒弟,说不定就把
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。”
郭七声抽了口烟,道:“裴科你也甭拽词儿,你想收钱赚钱就直
说,只要这个小伙子掏得起,就让他掏,两相情愿不是?”
裴金森道:“不是那事,开锁是一门技术,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
学会,不是简单事,因为百信广场上不可能只摆着一把锁,而是有整
整—个类型的锁在那儿来回换。有可能是三十把,也可能是五十把。
所以,要学,就要学会开这个类型的锁。单学开一把锁当然简单,但
实际上根本不行。而那个徒弟——他叫马二楞,是个非常有悟性的
小伙子,他硬是从广场上人山人海的人堆里发现了我,甄别出我的与
众不同,看出我是个懂锁的人——其实那天我只是在一边看热闹,
并没有做出什么额外举动。他便慧眼识珠,铁了,IH殳到我的门下。这
样的徒弟可以说是捡来的,是老天爷的安排,是缘分,与你郭七声领
来的意义不一样。”
一直盯着马二楞手里的《开锁技术速成》的池鑫此时立即插话



本文地址:

微信